开lo吃粮.墙头极多 ಠﭛಠ

做了几个弱智表情……

大概跟前文有点儿关系(并没x)

Crissi ▏莱奥梅西观察日记

《这个不能吃》的小番外,单独当一篇看其实也可以。

这是13岁的傲娇小总裁疯狂打脸的心路历程。

CR:莱奥真香。


☆正文:上篇中篇下篇

☆梅西托儿园奶爸设定,正文ALL梅西,这篇主CM就不打别的tag啦。

 

————————————————————

一个未来总裁的日记本:

 

2018年1月14日      天气:阴

dear diary,

        在托儿园的日子依旧这么无聊,我觉得我已经是个大人了,为什么还要成天跟一群小屁孩待在一块儿?也就只有皮克能配得上当我的兄弟(我指的是身高),但是他太喜欢恶作剧了,我觉得他拉低了我的智商。

                                                                      

2018年1月20日      天气:晴

dear diary,

      托儿园又来了个新保育员,他叫莱奥·梅西。很矮,就比我高那么一点儿,而我才13岁,过几年我就赶上他了。他的大胡子让我觉得他长得像苏亚雷斯经常玩的一款幼稚的挖矿游戏角色,笑起来也很蠢。

      他肯定也跟别的保育员一样很快就走了。

                                                                        

2018年1月27日      天气:晴

dear diary,

      皮克带头跟捣蛋鬼内马尔对新来的保育员梅西使了各种幼稚的恶作剧一星期了,没有任何效果,梅西一次都没有生气,也没有要走。

                                                                       

2018年2月10日      天气:晴

dear diary,

      梅西不知道施了什么法术,我觉得他们都被迷惑了,内马尔就算了,他本来就是个善变的小鬼,但让我不能理解的是,就连皮克也说他喜欢这个新保育员。

      皮克变了,他不再是我的兄弟了。

                                                                        

2018年2月28日      天气:小雨

dear diary,

      阿圭罗说梅西的胡子很好摸,嘴唇也很柔软,我不信,我觉得这蠢透了。

      只有小屁孩才喜欢软乎乎的东西。

                                                                      

2018年3月8日      天气:阵雨

dear diary,

      我今天摸到了梅西的胡子和脸,我发誓我不是好奇它的手感,只是他将我从意外关上的铁门外抱进来的时候(哦,我讨厌抱这个词)我恰好碰到了。我觉得触感像是家里卧室绵羊绒的细毛毡。

      我没有想再摸一次,这蠢透了。

                                                                        

2018年4月5日      天气:晴

dear diary,

      梅西还没有走。他是待在这儿最久的一个保育员了,而且我从没见他发过脾气。我觉得这很不男人,男人就要跟我一样用拳头说话。

                                                                       

2018年5月2日      天气:晴

dear diary,

      所有小屁孩都喜欢对梅西亲亲抱抱。哼。(划掉)阿圭罗还迷上了种花,据说玫瑰花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特殊含义,我不想懂。

      说真的,大家都有嘴巴有鼻子,梅西有什么不一样?

                                                                      

2018年5月10日      天气:晴

dear diary,

      该死的假设,让我开始不自觉注意梅西的嘴唇了,它看起来真薄,但好像很柔软。(划掉)

      也没什么特别的。

                                                                     

2018年5月26日      天气:阴

dear diary,

      今天不知道从哪里跑过来一群记者,好像没有经过允许就想擅自拍我们,他们好像扛着长枪大炮的土匪一样,镜头都快敲上内马尔的脑袋瓜了。梅西很生气,我们第一次见他生气,他用他并不高大的身子把我们都护在身后(虽然我觉得我跟皮克站一起都比他这个小矮子有力量撑住托儿园的铁门),但他就是牢牢守住了,还把他们都赶走了。

      我觉得他很高大,这不是个子的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形容。

      (我想可能需要再多学一些词汇。)

                                                                        

2018年6月3日      天气:小雨

dear diary,

      梅西这名字字数太多了(有足足五个字母!),这让我感觉写起来很费劲。

      我决定以后就叫他莱奥

      反正其他人都是这么叫他的,我不能显得太与众不同。

                                                                       

2018年6月15日      天气:大雨

dear diary,

      莱奥生病了,瓜迪奥拉叔叔说他发了烧,不能来托儿园了。那些小屁孩都跟霜打了的茄子一样。帕文一睡醒找不着莱奥就哭,莱奥在的时候他从来不哭,他哭得我心烦。

      我觉得我这几天心神不宁都是帕文的原因。

                                                                       

2018年6月18日      天气:晴

dear diary,

      莱奥回来了!但是他还带着口罩,也不跟小屁孩们亲亲抱抱了,我觉得这样就挺好。反正他也从来不会来亲我。(划掉)

      不过我还是希望他快点拿掉那该死的口罩,看起来蠢透了。

                                                                      

2018年7月2日      天气:晴

dear diary,

      我的老天鹅!!!!!!

      抱歉,但今天的我有点激动,我也不知道我在激动什么。这种事对于别的小屁孩来说好像是家常便饭,但我已经是个成熟的大人了,我觉得我不应该为了一点小事激动。

      今天午睡的时候梅西好像做噩梦了。我发誓我的手不是故意挨着他睡的,但他突然坐起来的确把我带醒了。我感觉到他在看我,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正在看我,但我的确感受到他凑过来亲了我的脸颊!

      亲了我的脸颊这是第一次!(划掉)

      啊啊啊啊啊!(划掉)(划掉)

      幸好我当时足够冷静。我没有睁开眼睛,我觉得我也没有脸红,毕竟我已经是个大人了。

                                                                       

2018年7月10日      天气:晴

dear diary,

      我好像终于明白那些小屁孩都在想什么了。

      皮克还是我的好兄弟。

                                                                    

 

-END-


模仿小学生文笔可太有趣了


All梅西 ▏这个不能吃 (下)

*All梅西,架空ooc,奶爸梅团,全员幼齿化设定

奶味儿(上)篇☆    苹果塔味儿(中)篇❤


*这章画风突变,吐奶了

*惊了!小索吻狂魔们长大了

————————————————

梅西做了个梦。

他梦到他在一个叫巴塞罗那的俱乐部踢球,而此刻似乎是比赛中场的休息时间。

室外人声嘈杂,室内却除他之外空无一人。他看着镜子里身穿红蓝球衣的自己,莫名地觉得这衣服再适合他不过了。

梅西正揪着衣服出神,眼前突然多了一杯马黛茶,他寻着拿杯子的肌肉勃发的手转过头,面前是一个同样胡子拉渣的男人,温柔的眉眼和憨气的笑容依稀可辨那个乖巧的总喜欢往花圃里钻的小孩儿面貌。

怎么回事。梅西想,玩泥巴也能玩得这么壮!?

梅西楞楞地接过马黛茶,大脑还没有及时反馈信息给身体动作。

阿圭罗温柔地笑着,捏了捏梅西接过杯子的手,动作自然地在他的鼻子和唇上亲了两下,然后揉了揉他的头发,侧身让出了一个稍矮一点儿的青年。

虽然在梅西印象中的帕文还是个嘬着奶嘴咿咿呀呀的小胖丁,但内心有个声音似乎在提醒他,面前这个五官犀利帅气的大男孩就是他的小帕文。

“莱奥。”梅西听到帕文用沉沉的嗓音低声叫他,并将他拥入怀中,带着点儿虔诚又好像在撒娇。他跟小时候喜欢地那样跟梅西碰了碰额头,有些腼腆的亲吻从脸颊到嘴唇,然后似有不舍地放开了他。

周围的场景有些飘忽,梅西发现他的反应有点儿迟钝,只有眼前人的面容出奇清晰。

待两人离开梅西才意识到,他俩穿的并不是跟自己一样的球衣。

他们应该跟我一个队踢球的。梅西琢磨了下,觉得这个想法莫名其妙。

但他还是因为他俩就这样走了而感到有点委屈。

好不容易看到长大的豆丁们,也不让我再好好看看!

真是让人操碎了心。

梅西撅噘嘴,他感受不出手里的茶还有没有温度,赶紧喝了几口,嘴里却清晰地弥漫开了马黛茶的清香,他喜欢这个味道,这让人浑身通透,甚至莫名觉得自己会在下半场大显神威。

他慢悠悠地走出休息室,球员通道两侧是巨幅的印满俱乐部徽章旗帜的海报墙,以及许多熟悉或陌生的他的队友的照片。梅西摸着墙壁,努力眯起眼睛想一个个看清楚,但又似乎怎么也看不真切。

身后忽然伸出一只大手将他的脑袋压进硬邦邦的胸膛上,紧紧地抱着,梅西仿佛还能听见耳边清晰有力的心跳声。

抱得实在是有点用力,梅西感觉他要窒息了,但体格差距太大导致他的挣扎像是一只在棕熊怀里扑棱抓挠的家猫。

头顶响起一阵低沉沙哑的笑声,随即他被来人单手拦腰抱离了地面,被抬起下巴的梅西只来得及看到对方水蓝色的眼睛,嘴唇就再一次失守了。

这个吻甜蜜而强势,甚至让梅西觉得对方不是在亲吻他的嘴唇而是在品尝刚从蜂窝里掏出来的香甜黏腻的蜂蜜,末了甚至意犹未尽地在他的嘴角舔了两下才把人放下。

“我可不是绅士,宝贝。”高大的蓝眼睛男人长得英俊硬朗,笑起来却显得有些孩子气般的调皮。他说完这句话,朝梅西眨了下右眼,便以一个异常活泼的姿态消失在了球员通道。

妈耶。梅西一脸呆滞地擦擦嘴巴,他认出了这只皮克熊。

而他又没来得及跟他说上话!梅西出离愤怒了。

亲完就跑刺激吗!还抱离地面,还舔,还吧嗒嘴!

我不要面子的吗!胡子居然还比我多。这可太气了。

 

梅西虽然有个当球队教练的老师,可他实际上并没有好好踢过一场球。按道理在一群技术过硬的球员包抄下他连球都稳不住,可他这具身体仿佛天生是个球王,行云流水一通操作,踢球跟玩儿一样。

在一个连过五人并抽射破门稳定胜局后,梅西简直都想为自己鼓掌!

帅的一批!

全场的喝彩声响彻云霄,梅西跪在球门旁不可抑制地亲吻自己的手指并将双手指向了天空。

他听到一个激动又陌生的声音由远及近大喊他的名字,他没听过这个成熟的男性嗓音,但他莫名觉得它属于那个永远喜欢把小鸭舌帽反着戴的小捣蛋鬼内马尔。

梅西想着,背后突然扑上来一具火热的身体,带着疯狂跑动了90多分钟的热量和汗水,将他紧紧抱住扑倒在草地上。

这个皮肤黝黑带着一身纹身的叛逆青年笑得灿烂又稚气,仿佛身下抱着的是他的全世界。梅西竟一瞬间有些感动。

他不知道这个感觉从何而来,这让他丝毫没有嫌弃这个大男孩身上的汗水和草屑,任他带着在草地上翻滚了几圈。

内马尔赶在其他队员还没扑上来一起庆祝之前狠狠亲上了梅西,他似乎因为过于激动没有耐心仔细温存,在重重亲了几下身下人的嘴唇和眼睛后便转而将头埋进梅西的脖颈,连咬带舔像匹饿极了的小狼犬。

梅西觉得他的队友们再不过来他就要被就地正法了!

还将会是全方位多角度全球同步直播。

然而梅西的担忧没有持续多久,他感觉身上的小饿犬被人拎开,而他被一只有力的手拉了起来。

柔和的阳光从这个拥有标志性大板牙的男人身后透了出来,他笑得如此灿烂,他向他们张开双臂。内马尔依旧难掩兴奋地搂着梅西的脖子,苏亚雷斯将他们俩人一齐拥入怀中。

全场鼎沸的人声似乎在这一刻全然消失,队员们激动的脸如慢动作版向他们靠近。梅西感到胸口一阵憋闷,莫名升起一股想要激动落泪的冲动。

他觉得足球真是一项让人疯狂的运动。

 

眼前的场景突然快速地切换,恍惚间梅西觉得自己不知被谁从房间里推搡了出来。他身上还带着庆功宴后的一身酒气和不知今夕何夕的迷茫,然后他被人略带粗暴地抓住了肩膀。

梅西晕乎乎地抬起脸,他还没从刚才的情绪中缓过神来。

入眼是黑白相间的斑马纹球衣和健壮的古铜色脖颈。

这人可真高,梅西一边想着,一边将沉重的脑袋又往上抬起一点儿,直到他对上了一双黑亮深沉又带着怒气的眼睛。

哦,克里斯。梅西懒洋洋地笑了笑。他长大了可真帅!

可他为什么生气?

仿佛是酒精起了作用,梅西看着加大版克里斯将他按在墙上,性感地嘴唇一张一合,他只能依稀辨认“为什么”“内马尔”“亲你”“大庭广众”这几个词,他无论如何也连不成一句让他觉得合理的句子。

梅西正在企图转动他越来越混沌的脑子进行思考,面前的人好像终于忍无可忍般俯身压了上来,重重地堵住了他的嘴。

这是个异常急躁又热情的吻,仿佛暗中潜伏了许久的野兽终于抓获了他心仪的猎物,恨不得立刻拆吃入腹,又莫名地让人感受到他的一丝试探和小心翼翼。

这是怎么了!梅西感觉他快呼吸不过来了。

他的脑子一片混乱,视线所及越来越暗。

失去意识前他惊恐地想,天啊,我是真的不能吃啊!

救命!

 

梅西惊醒了。他猛地坐了起来。

挨着他的小克里斯手中失去了衣角,在睡梦中皱了皱眉,小手虚空抓了几下,似乎并没有被吵醒。

屋外的阳光已经变得柔和,球场内的训练似乎也告一段落,不大的空间里只有风吹动吊椅轻轻摇曳的声音和小孩子们轻浅的酣睡声。

梅西的内心突然一片柔软。

他给熟睡中的小家伙们整了整盖在肚皮上的小被子,挨个亲了亲,起身准备晚餐。

他们稚嫩的脸在霞光中被镀上一层暖黄色,像躺在云端的羽翼未丰的天使。

而梅西知道,他们都将成长为像他梦里一样让万人敬仰的男人。

当然,喜欢亲亲抱抱这一点还是不要像梦里一样了。梅西心有余悸地想,这可有点儿吃不消。

 

 

-END-

 

 

 

 

完啦!快夸我!!

 

接下来有个小克里斯的番外,让我缓缓……

 

啊。我好想亲亲抱抱他们啊。哭了


All梅西 ▏这个不能吃 (中)

*All梅西,架空ooc,奶爸梅团,全员幼齿化设定

*小学生文笔

(上)篇在这里 ☆


*梅西是一个保育员。他不知道他带人方式哪里出了差错,为什么他们园里的小家伙们都是索吻狂魔

————————————————

梅西抱着小内马尔和帕文逛了一圈,在小花圃后面的长椅上找着了苏亚雷斯。小苏亚雷斯戴着个快有他半个脑袋大的耳机,摇头晃脑听歌儿,看到他的保育员来了,立刻歌不听了,耳机也不要了,从长椅蹦下来跑到梅西跟前伸手捏了捏帕文肉嘟嘟的脸蛋(帕文挥动小肉手企图拍开),然后冲内马尔笑出两颗大板牙。

怀里的小卷毛儿突然不安分了起来,梅西只好俯身把他放下,小内马尔在离地面还有段距离的时候一跃而下,灵活得像只小猴子,落地后又转而抱住梅西的大腿,小帽子都蹭掉了,瞪着大眼睛凶巴巴地嚷嚷:“卜准抱!”

奶声奶气非常没有威慑力。

苏亚雷斯甚至当着他的面抱住了他的保育员并且亲了一口带响的。

小内马尔决定扑腾着他的短胳膊短腿跟这个大板牙决一死战。

梅西脑阔疼。

这种修罗场每天都要上演好几次,他只能挠秃胡子使出各种各样的招数来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幸好现在下午茶小点心足够派上用场。

皮克不知何时已经离开小草坪来到梅西跟前,他伸手接过梅西怀里的小帕文,然后动作自然地在梅西微微俯身的时候亲了亲他的脸颊。皮克比同龄人高出许多的身高让他即使在梅西面前也仅仅只需一个踮脚就能亲到他的保育员。这个平日里跟名字一样皮的男孩似乎不知从何时起悄然变成了一个小绅士。

帕文在皮克怀里不甚舒服地扭动了几下,两只小胳膊安静没几秒又固执地伸向梅西,皮克不动声色地把他抱走,自觉为梅西分担了喂奶的工作。

小阿圭罗也终于舍得离开他的花圃,手上脸上都是土,头发上还沾了几片杂草和树叶。他快步走到梅西身边,也不碰梅西,就对着他傻笑,然后提出了洗脸洗手后要十个亲亲奖励的不合理要求。

只有克里斯抱着足球一声不吭地看着梅西,黑黑瘦瘦的高挑男孩不爱说话,也不常提要求,跟皮克滋事儿的时候也是闷头干架的角色,梅西有点摸不透这个比同龄人看起来深沉许多的男孩。

看吧,只有他不主动跟我亲亲。梅西心情复杂地想,他果然不喜欢我。

 

下午茶点心是烤得香酥软糯的苹果塔,梅西把香喷喷的甜点从烤箱里端出来的瞬间就后悔了,他差点忘了这些熊孩子无论吃了什么都喜欢往他身上脸上蹭的坏习惯!而苹果塔酥脆的外皮显然是最容易掉渣渣的。

他想趁孩子们没注意前把盘子跟苹果塔一起藏起来,再拿出之前做好的小饼干应付一下。然而一转身便看到几个玩闹过后红扑扑的小脸蛋儿一边用力皱着鼻子吸着烤箱里弥漫出来的香味,一边一脸期待搓手的小模样儿。

梅西觉得自己仿佛被十个光屁股带翅膀的帕文用箭射中了心脏。

保育员只好用小刀把苹果塔切成足够他们一口一块的大小,这样总不会掉得到处都是渣了。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儿,梅西想。

然而机灵鬼梅西还是被一群黏黏糊糊的熊孩子把胡子糊成了苹果渣树,带奶香味儿的那种。

 

盛夏午后的艳阳焦烤着大地,但这似乎并未给这个小小的托儿园带来一丝烦闷。远处是球员训练的口号和哨声伴随着夏日的虫鸣,园内是徐徐的空调凉风,带着小孩身上特有的奶香味儿。美味的甜点以及世界上脾气最好的保育员用他柔和的嗓音轻轻诉说的睡前故事,总是能带给人无限的惬意。

闹腾了半天的小孩们四仰八叉地围在梅西身边睡着了。

大概是玩得太累又或许是点心太好吃,就连一向不喜与人亲近的克里斯都在睡着之后无意识地抓着保育员的衣角。

他们总不愿意好好睡在自己的小床上,梅西意识模糊地想,轻轻拍着内马尔后背的手慢了下来。

梅西做了个梦。


-tbc-

小宝贝们都出现了!下章就能完了!

写完发现好像小票哥戏份太少了,所以已经脑好一个小票哥的番外,嘻嘻

All梅西 ▏这个不能吃 (上)

*All梅西,架空ooc,非常ooc,背景瞎掰只为填脑洞,无妻无儿设定,全员幼齿化设定

*开脑洞一时爽……没割过腿肉……真的火葬场。

*梅西是一个保育员。他不知道他带人方式哪里出了差错,为什么他们园里的小家伙们都是索吻狂魔

————————————

 

“莱奥奥,饿惹。”穿着柠檬黄上衣绿色小短裤皮肤黑黑的小卷毛儿一手捏着梅西围裙边边,一手揪着自己反戴的黄色小鸭舌帽,噘着嘴讨食。

“等奶粉放凉点儿,内,不要急。”梅西放下手里摇着的奶瓶,俯下身把小孩一把抱起,想带他去小花园逛两圈回来,再叫上别的小家伙们吃点心。

小内马尔坐在梅西手臂上,一只小胳膊搂着梅西脖子,另一只手往梅西脸上抓了抓,然后捧着梅西一边脸颊,吧唧一口咬在梅西下嘴唇上,撮了几下,然后心满意足地拍拍小肚皮:

“软嘟嘟,好次!”

梅西已经从一开始的费尽心思教育他“嘴巴不是食物不能吃”、“不能随便亲人的嘴,脏脏”到现在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十分无奈。他不知道他做保育员带小孩的方式哪里有问题,他们班不管是小的大的,都喜欢有事没事儿吃他豆腐(姑且认为他还是块豆腐的话)。

“咿呀。”角落的玩具堆里钻出个小脑袋,帕文还不怎么会说话,他向来内向,平时仿佛自己一个人也能跟自己玩儿得开心,但其实黑溜溜的眼睛随时关注着保育员大哥哥的一举一动。帕文在积木缝隙里看到梅西要出去,忙把手里的玩具一推一丢,咿咿呀呀地宣誓存在感。

梅西看着拼命晃着两条小短胳膊求抱抱的帕文,只能也捞过来,颠了颠保持一个平稳的姿势,一手抱一个往外走。帕文坐上梅西胳膊,要跟梅西玩儿碰额头,小脑袋一个劲往梅西脸上蹭,梅西用额头碰碰帕文,然后在小脸上亲了一口。小帕文缩缩脖子,好像怕痒一样咯咯笑了几声,又凑过去拿小嘴儿亲梅西胡子。来来回回几次,梅西又要稳着怀里俩小孩,又要注意脚下,差点没绊着。小内马尔眼疾手快从胸前梅西给缝的小口袋里掏出个奶嘴,塞进帕文嘴里。

帕文老实了,专心致志嘬奶嘴。

这一切的起因都要从梅西的恩师瓜迪奥拉的突发奇想开始。瓜迪奥拉在他的球场旁边开了家托儿园,专门照顾手下球员和球场员工的小孩,特别是在一些重要赛季期间,球员们长时间不能回家,又希望能多陪陪孩子,家人就把小孩送到这家托儿所,在训练或比赛时间都由托儿园照管。

当初瓜迪奥拉提出要开这么家托儿园时,从没想到找个合适的保育员会这么困难。那些个托管的小孩儿,个个人前小天使,人后大魔王,把请来的保育员逼走一个又一个。看着这些在家里被宠上天的混世小魔王,小小年纪谁都管不服,瓜迪奥拉愁得头都秃了。

瓜迪奥拉秃了,他觉得自己在这一刻变强了,因为他忽悠到了他的学生梅西。梅西从小便讨小孩子喜欢,无论什么样的小孩儿,到了梅西面前,都跟收了魂似的被照顾得服服帖帖,比亲妈还黏,瓜迪奥拉一直觉得梅西可能有点妖术。

于是本来打算收拾包袱各地旅游的梅西,稀里糊涂成了个保育员。

其实也不亏,梅西稍微琢磨了一下,一来他本就喜欢小孩儿,二来瓜迪奥拉承诺他只需做一年保育员,明年旅游的车票费就省了,多棒,简直美滋滋!

然而,他没想到他这一头老牛,会在这个托儿园被一捧嫩草安排。

 

小克里斯和皮克在草地上踢球玩儿。他俩是托儿园里年纪较大的两个小孩,长得也比同龄人高出许多,经常带领一群大小团子聚众滋事,非常叫人头疼,然而自从梅西来了之后,他俩似乎达成了什么共识,不带头滋事也不搞破坏了,但他俩之间的扛把子友谊好像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裂痕。

小克里斯好像不是很喜欢自己,梅西觉得,因为他是唯一一个不会主动跟我亲亲的小孩儿。

……虽然不会随便跟男保育员亲亲才是正常的小男孩,大胡子保育员每每想到此都心情复杂。

空地右手边有个小花圃,梅西越过帕文的脑袋瓜往花圃方向望了望,果然看见一个穿着蓝白条纹短裤的小屁股在一小丛玫瑰花中一耸一耸,小脑袋都快埋进土里去了。这个小孩儿叫阿圭罗,一个拥有葡萄水晶一般黑亮亮大眼睛的乖巧小孩,他年纪跟克里斯和皮克相仿,但他显然文静得多,平时不爱哭不爱闹也不跟着他们瞎嚷嚷,就喜欢窝在这块小花圃上玩泥巴。

哦!是种花。梅西内心纠正了下,虽然在没到花期的时候的确是在玩泥巴,因为小阿圭罗啥都不种,就种玫瑰花。

梅西曾经问过小阿圭罗,为什么钟爱玫瑰花。他曾以为这个小男孩是个情种,小小年纪内心播种着花花公子的浪漫情怀。梅西实在太好奇了,甚至满足了阿圭罗开出的十个亲亲换一个答案的不合理要求。

小小的阿圭罗在如愿以偿后眨巴着水汪汪的黑葡萄大眼睛,笑得憨厚又真诚。他说因为他的名字跟梅西的名字合在一起在中文里就叫“玫瑰”,他立志在春天种下一朵玫瑰,长大后就能收获千千万万朵玫瑰,他的愿望就会实现。

瓜迪奥拉摸了摸头一脸高深莫测评论:的确是个情种。

梅西不是很想明白。